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偏方

治疗脾胃病“辛开苦降”法施治经验浅析

中医秘方网 人气:

胃病是临床常见病、多发病。重庆市名中医曾定伦在治疗脾胃病时,根据脾胃病多寒热错杂的病因病机特点,用“辛开苦降”法施治,临床疗效显著。现将其经验浅析如下。

后天脾胃,能升降相因、燥湿相济

曾定伦说,饮食物在体内的消化、吸收、转化、排泄过程,早在《素问·经脉别论篇》就进行了详细的描述:“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毛脉合精,行气于腑。腑精神明,留于四藏,气归于权衡。”“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

上述论述说明:饮食物的消化、吸收过程虽与五脏六腑功能活动有关,但整个活动的中心是脾与胃。《素问·玉机真脏论》云:“五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故自《内经》始,后世立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之说。

且饮食物的消化、吸收,“散精于肝”“浊气归心”“上归于肺”等过程均依赖脾脏的“运化”及“升清”功能,而“游溢精气”“下输膀胱”等过程均依赖于胃腑的“受纳”及“通降”功能。

脾为太阴湿土,其性喜燥而恶湿,主升,赖阳以煦之;胃为阳明燥土,其性喜润而恶燥,主降,须阴以润之。对脾胃生理功能的论述,以清代医家叶天士总结最为妥帖:“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燥土得阴自安”,“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脾和胃纳运结合、升降相因的生理功能是饮食物消化、吸收、布散、排泄的基础。

脾胃如市,病寒热错杂,升降失常

“一有此身,必资谷气,谷入于胃,洒陈于六腑而气至,和调于五脏而血生,而人资之以为生者也。”(李中梓《医宗必读》),饮食物均通过胃肠道,经消化、吸收,给机体供应营养;“胃肠如市,万物入耶”,《素问·脏气法时论》云“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

无论是滋养人的“五谷”“五果”“五畜”“五菜”还是攻毒驱邪治病的药物,均是通过脾胃“服之”消化、吸收而起作用。故饮食物“辛苦甘酸咸”五味的偏嗜,药物寒热温凉的偏盛,都会影响脾和胃的生理功能,导致脾脏“升清”、胃腑“降浊”功能失常。

脾气亏虚,往往是引起“寒证”的原因,《素问·刺志论》云“气虚者,寒也”;而胃气壅塞,往往是发生“热证”的基础,《素问·刺志论》亦云“气实者,热也”;这种寒热的病机临床上表现为热则气盛,消谷善饥;寒则气衰,运化无力。故《素问·脏气法时论》云“脾病,虚则腹满肠鸣,飧泻,食不化”,《灵枢·师传》云“胃中热则消谷,令人悬心善饥”。

正是由于脾胃在生理功能上相互联系,因而在病理上两者多相互影响。

如脾为湿困,运化无力,清气不升,可影响胃腑的受纳和和降功能,出现纳呆,痞满,恶心,呕吐等症;反之如果饮食不节,食滞胃脘,胃失和降,亦可影响脾脏的运化及升清功能,出现腹胀,便溏等症状。正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云:“寒气生浊,热气生清。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嗔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也。”

针对病机,应寒热并用、辛开苦降

《素问·标本病传论》云“间者并行,甚者独行”,针对脾胃病阴阳并病,寒热错杂的中医病机,曾定伦在临床上多采用寒热并施,辛开苦降的治疗大法,最喜用的是“半夏泻心汤”。

该方为仲景治疗少阳误下成痞所立,“但满不痛为痞”,伤寒表邪未经表散而误下,误下伤中气,加之邪气由表入里而乘之,则脾不能升清,胃失于降浊,中焦痞塞不通而成痞满。张秉成论该方:“所谓彼坚之处,必有伏阳,故以芩、连之苦以降之,寒以清之,且二味之性皆燥,凡湿热为病者,皆可用之。但湿浊粘腻之气,与外来之邪,既相混合,又非苦降直泄之药所能去,故必以干姜之大辛大热以开散之,一升一降,一苦一辛。并以半夏通阴阳行湿浊,散邪和胃,得建治痞之功。用甘草、人参、大枣者,病因里虚,又恐苦辛开泄之药过当,故当助其正气,协之使化耳。”

曾定伦认为:非独伤寒误下,脾病则生湿,胃病则化燥,脾胃在消化、吸收过程中相辅相成,若受病则相互影响,导致湿浊、热邪困阻中焦,脾胃升降功能失常的临床表现,故在临床上脾胃病的治疗中该方的应用范围非常广泛,且疗效显著。

他在应用“半夏泻心汤”治疗脾胃病时非独“心下痞,但满不痛”之症使用之,通过灵活加减在整个消化系统疾病的治疗中广泛应用:

配伍理气止痛药,治疗胃脘痛。

“不通则痛”,胃脘痛多由于中焦气机升降失常,气血运行受阻所致。肝主疏泄,调畅气机,肝木偏亢易乘脾土,而脾土亏虚则易致肝木乘之,脾胃升降功能失常,湿浊及燥热内蕴,往往会影响肝木的疏泄功能,导致气机失常,气血受阻而发生疼痛。在治疗胃脘痛过程中多加入疏肝理气,行气活血止痛的药物如:川楝子、延胡索、木香、乌药、郁金、白芍等药物,行气止痛,柔肝缓急。

结合巴渝地区特点,灵活加减。

巴渝地区,地处盆地,两江交汇,湿邪恒多,夏季暑湿蕴蒸,冬季寒湿侵淫,为祛湿邪,居民平素喜火锅等辛辣厚味,极辛、极热、极麻之品入于胃腑,最易化热生火,耗伤胃阴,故临床中脾胃疾病湿热尤多,寒湿相对较少。

故曾定伦在使用“半夏泻心汤”治疗脾胃病过程中,往往去大辛大热之干姜,代之以辛散开泻之砂仁、木香,既能辛散胃气,开泄湿浊,又无助热之弊。同时喜加蒲公英、半枝莲等清热化湿,解毒之品,配合芩、连苦寒清热燥湿,和降胃气。若中气虚损不明显者去参、枣、草,以免助湿,或加健脾运脾之山药、白术、薏苡仁等物,如是则湿化、热清、脾健、胃和,病自痊愈。

结合现代药理研究,对症用药。

曾定伦对于通过胃镜检查确诊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的患者,加用根据现代药理研究有抑制胃酸分泌,保护胃黏膜的药物,如:海螵蛸、白及、煅瓦楞等药物,减少胃酸分泌、促进溃疡面愈合。而对于幽门螺旋杆菌阳性者,他喜用黄芩、黄连、蒲公英、槟榔、厚朴等现代药理学研究能抑制或杀灭幽门螺杆菌的药物,可明显缓解患者胃胀、胃痛、恶心、反酸等临床症状,且疗效持久。

(责任编辑:zx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