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17024501号-2
> 健康

我儿在东光县中医院被误诊误治、延误治疗用错药致死,请大家帮我讨回公道

v

 (ylzxcn.com讯)11月26日傍晚,在位于集宁南站斜对面的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三楼发生了一起纠纷,数名男子要将病房里的窗户和床头两边的护栏拆卸,而在此时,床上还躺着一位病人。记者从病人家属提供的手机视频上看到,这群男子与家属在拆卸过程中发生了语言冲突,病人尹秀梅则蜷缩在床上颤颤巍巍,一言不发。

  尹秀梅的儿子渠国锋告诉记者,这群男子大部分都操着南方口音。“他们都是肛肠医院的人。”尹秀梅的多名家属对记者说道。
  医院本应是给人看病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不和谐的一幕,对此,记者展开了走访调查。
  四个月做了五次痔疮手术
  尹秀梅,51岁。2014年7月13日,由于长了痔疮,她便独自一人来到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进行治疗。
  “因为是外痔,手术前前后后仅用了十几分钟就做完了。”尹秀梅向记者回忆道,“在医院输了七八天液体后,就回家了。”
  家属渠广杰说:“本以为是一个小手术,做完就好了,没想到过了二十来天又出现了问题。”
  随后,尹秀梅再次来到该医院,在主治医生的建议下,进行了门诊手术处置。二次手术后,尹秀梅依然存在身体不适的症状,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至10月10日期间,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的医生对尹秀梅又先后进行了三次门诊手术治疗,从7月到10月,共计做了五次手术。
  “10月份做完手术后,我的双腿出现了发麻的症状,而且还走不动路,很是难受。”尹秀梅说道。
  渠国锋告诉记者,医院在对尹秀梅最后一次手术中,使用了下半身麻醉的手术治疗,而在之前的手术中是使用局部麻醉,有一次还没有使用麻醉剂。
  “由于之前的手术一直做得不理想,他们说为我请专家进行治疗,没想到的这个所谓的专家手术使我身体出现了严重不适的症状。”尹秀梅含着眼泪说道。
  由于身体出现不适,尹秀梅的家属带着她来到北京协和医院进行诊治。记者在其提供的协和医院报告单上看到写有:双下肢下波潜伏期延长和双下肢神经源性损害等字样。
  “我腿麻得不能走路,而他们却告诉我是未过麻醉期,从北京回来都这么长时间了,身体越来越难受,难道还没有过麻醉期吗?”尹秀梅说道。
  “我们一直在与医院交涉,但是他们迟迟不作答复,有一次我们找到了为我母亲做手术的主治医生李中志(音译),但是他居然从窗户上跑了,从此在医院再也没见过他。”渠国锋说道。
  11月27日,记者在尹秀梅的病房内看到,窗户有被撬动过的痕迹,床头两边都已没有了护栏,地上乱糟糟一片,像是很久都没有打扫过了。
  “医院为了撵我们出院,半夜踹门、撬窗户的手段都用尽了。”渠国锋介绍道,“但就是没有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医院是否涉嫌非法行医?
  为了全面了解事情的真相,11月28日,记者再次来到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该医院一位林(音)姓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是刚刚来到医院,并不清楚事情的原委,需要等领导回来解释。
  当记者询问医院负责人什么时候回来时,林说不知道,记者询问其所说的“领导”电话也未果。
  最后,记者向其核实姓名与职务时,林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而记者从家属口中得知,这位林姓负责人正是现在负责尹秀梅“事件”的主要领导。
  记者从乌兰察布市卫生局官方网站上查询到,关于同意核发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通知,该《通知》上写道: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关于整改情况的报告已收悉。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规定,结合整改情况,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具备核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基本条件,故同意为乌兰察布博仕肛肠医院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该《通知》右下方的日期为2014年8月7日。
  集宁区卫生局法监科一位科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事件正在调查中,12月1日给答复。
  乌兰察布市卫生局负责医疗纠纷调解的一位主任也告诉记者,该事件在调查当中。
  对于该医院在7月13日为尹秀梅做了痔疮手术,而在同年8月7日才拿到《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内蒙古同声律师事务所律师牛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单位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办医疗机构的情况涉嫌非法行医。
  对于此事,本报将继续关注。(记者 陈鑫 朱子辰)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信息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