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17024501号-2
> 减肥

男人爱不爱你,上个床就知道了

“是!你妈给我的一百万,我拿了!”

“还有,我是变心了,我爱上了戴星宇!我和你之间已经彻彻底底的完了……”

秦筠心的话还未说完,红唇就被霍云琛那冰凉的薄唇给封住了。

他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把将筠心抵在了身后的墙壁上,扳过她的下巴,霸道的在她的唇齿间攻城略地。

他的大手探入她的上衣,似要将她整个人都揉碎捏碎……

秦筠心没料到他会忽然这样,用力地推他,“你不就是想睡我吗?行!再给我一百万,我他妈让你睡个够!”

霍云琛在她衣服里的手,蓦地顿住。

指尖瞬间冰凉。

冷峻的脸上,更是如同寒霜遍染。

秦筠心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噤。

他僵硬的从她的衣服里抽出手,喑哑着声线说道:

“秦筠心,我们之间,彻底玩完了!”

说着推开她,漠然离开。

到底还是他,为他们之间画上了这个句号。

筠心脸色煞白,靠墙站在那里,泪水夺眶而出。

他母亲的话,犹在耳畔:

“你这种下贱的女人,根本不配生下我们霍家的孩子!这个孽种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

可筠心怎么舍得呢?他的爸爸都还没来得及知道他的存在啊!

筠心捂着绞痛的肚子,面色越来越惨白……

下腹,有血在流。

她的孩子……

四年后——

筠心踩着下班的铃声,匆匆赶往公交车站。

“这么着急去医院陪儿子呀?”

一同走出公司的同事问筠心。

“是啊!不然小家伙可要等急了。”筠心说着脚步又加快了。

看着筠心匆匆离开的背影,同事一声轻叹:“她这单亲妈妈做得也实在太不容易了!”

“是啊,向阳那孩子多可爱啊!怎么偏偏就得了白血病呢!孩子太可怜,他家的经济条件,也扛不住啊!”

“还有骨髓配型......哪那么容易配上。”

………………

     辅仁三甲医院——

筠心才一赶到血液科的住院部,就见护士站前,一个可爱的小光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人来人往的电梯口。

一见到筠心,小短腿就狂奔起来,一头就砸进了她的怀里。

“有没有想妈妈呀?”

筠心抱着向阳往护士站走去。

“想!想得不得了!”向阳说着,就在筠心的脸蛋儿上‘吧唧’了一口。

筠心看一眼空荡荡的护士站,有些诧异地向旁边的小琪问道:“今儿护士站就你一人值班吗?怎么不见其他人呢?”

“其他人?”

小琪笑了笑,用下巴往长廊尽头的方向比了比。

只见一群身穿白衣的小护士们正趴在墙角处往外偷看着什么,时不时的还会发出阵阵惊叹声。

筠心诧异,“她们在看什么呢?”

“帅哥!”

“帅哥?”筠心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被她们围观的是我们院新来的一名神外科医生,传说中最年轻最帅气的正教授!”

这么厉害?

筠心微挑眉,也忍不住好奇的往那头看了一眼。

却见围观的小护士们已经纷纷折了回来,每一张笑脸上都漾着崇拜以及难以掩饰的爱慕。

几日后。

秦筠心才一从总监办公室出来,看到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连忙回了个过去。

那头很快就把电话接通了,“筠心姐,不得了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是晓纯,晓纯她……跳楼自杀了!!”

‘轰——’一句话,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在筠心的脑子里猛然炸开。

得知妹妹晓纯情况已经没有什么大碍,筠心悬着的心稍稍放下,匆匆挂了电话,就去同领导请假。

她在捷运上又给李觅雅打电话,“晓纯为什么会突然自杀?”

“这个……”

李觅雅有些为难。

“觅雅,你要还当我是你姐,你就跟我说实话。”

“好啦,我说。其实晓纯也不算是自杀,她就是故意从三楼把自己摔下去的。”

“她疯啦?”筠心生气的喊了一句,也没管自己还在公共场所处。

“她……她其实就是看中了辅仁医院一名脑外科医生,好像是姓霍来着,但这霍医生对她一直爱理不理的,最后她就只能想出这么糟糕的办法了。”

霍医生?该不会是那天护士小姐们一直议论着的,所谓连声音都能让女孩们怀孕的院草吧?

为一个男人这样,晓纯的脑子早摔坏掉了吧?

“秦晓纯,你最好跟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

筠心一进病房,生气的一把将包摔在床头柜上,红着眼瞪着床上缠满绷带的秦晓纯。

“姐……”

训完她这个花痴过头的妹妹后,筠心拧着热水壶出了病房。

不经意的一个抬头,仿佛间桑格见到了一抹久违的颀长背影。

她还来不及看清楚,那抹身影就飞快的消失在了长廊尽头。

筠心想要追过去的,步子才一迈出去就停了下来。

这里可是A市,离他住的S市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就算是他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你真的就能不顾一切的追上去吗?

秦筠心魂不守舍的打完水,从水房一路飘回了病房。

“你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现在还有恶心反胃的感觉吗?”

秦筠心才一踏进病房,一道不真实的男性低音,就那么淡淡如水的闯入她的耳中来。

熟悉的语调,如若幻听。

她一瞬间有些呼吸不过来。

秦晓纯喊了一声,“姐,你干什么呢?干嘛一直盯着人家霍医生看啊?”

霍云琛依旧没有回头。

直到身后筠心的声音响起,“晓纯,你渴了吧?我给你倒水。”

霍云琛似乎愣了一秒,回头,一眼就见到了门口的秦筠心。

两束目光毫无预兆的相撞在一起,锐利如鹰的黑眸让筠心有一秒骤然停止了呼吸。

心脏‘咚咚咚’的,如擂鼓一般,疯狂的撞击着她的心口。

错愕的神情不过从他深沉的眼底一掠而过,很快,恢复如初。

如若,她的出现,于他,惊不起任何波澜。

又或者,四年后的秦筠心,于他而言,不过只是个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陌生人。

“秦晓纯病患的家属?”

他低沉的嗓音像极了大提琴那深沉的音韵,浑厚动听,酥人心魂。

“是。”筠心点头,握着开水壶的手紧张得有些发抖,“我是她姐姐。”

霍云琛转头,弯身继续替秦晓纯做基本检查。

“病人可能还需要留院多观察几天,平时你多留心一点,如有恶心作呕的情况,及时找我。”

“好的,谢谢。”

筠心的心绪还有些起伏不定,她走近桌边,给妹妹倒水。

“姐,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霍医生,我的主治大夫霍云琛!”秦晓纯不停地冲秦筠心挤眼睛。

筠心握着水壶的手陡然一偏。

滚烫的开水溅在她的手背上,烫得她下意识的低叫一声。

顿时,手背上开始火辣辣的疼。

她忙将右手下意识的藏在背后,继续低头倒茶,却倏尔,只觉手背一凉,右手被人握住。

是霍云琛。


筠心浑身紧绷,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禁锢,却发现他的力道让她根本无从抵抗。

“烫伤不算厉害,起了些水泡,涂些烫伤膏就好。”

大概这些不过只是医生的本能反应。

因为,在他那双深沉的眸底,筠心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关心及担忧。

他依旧是那清清淡淡,不冷不热的态度。

“小林,带秦小姐去上点烫伤膏。”霍云琛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吩咐候在旁边的小护士。

他说完,又折身走近秦晓纯,弯身从她床尾的床单下取了她的脑部CT图出来,对着窗外的阳光认真的看了一会。

 ……

霍云琛拿起床尾的检查表,龙飞凤舞的在上面写着什么,握笔的手指,干净葱白。

末了,同秦晓纯交代,“你恢复得还算比较理想,好好休息,按时吃药,有问题随时叫我。”

他将笔收进胸口的口袋里,迈开双腿,出了病房去,头也没回。

“姐,姐!干嘛呢,又发呆!怎么样?他是不是特别优秀?”

霍云琛前脚才踏出去,秦晓纯就迫不及待的追询姐姐的意见。

筠心缓然回神,找了个借口,匆匆出了病房。

长廊上,霍云琛正和一群医生们边走边聊着。

即使隔着长长的距离,筠心还是能清楚的捕捉到他侧颜上的那一抹令人炫目的笑容。

心,有些闷痛。

筠心缓然回神,匆忙追上他的脚步。

“霍医生。”

秦筠心站在他的身后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身前的男人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

“霍医生!”

筠心又追了几步。

终于,前方的霍云琛停了下来,所有的医生也跟着停下。

他双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中,转身,慵懒的眯着眼,睇着对面的秦筠心,“秦小姐,有事?”

“嗯。”

筠心点头,心跳如鼓。

看一眼他周边的其他医生,她抿了抿唇,有些不自在,“那个,能不能单独跟你聊聊?”

“我只聊病患的病情,其他事……抱歉,我很忙。”

霍云琛说完,转身要走。

身旁的几位医生误以为又是一名爱慕霍云琛的家属,纷纷忍俊不禁的笑了。

筠心深呼吸了口气,晦涩的说道,“霍医生,我能不能恳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妹妹!”

霍云琛回转身来。

一贯淡漠的眼眸此刻寒如冰池,“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薄唇间溢出来的声音更是冷得叫人不寒而栗。

高抬贵手的放了她妹妹,就像当年她求着自己放过她一样吗?

他霍云琛于她,是毒蛇?还是猛兽?!

见秦筠心不说话,他凉凉的掀了掀唇角,“你妹比你可爱多了。”

“她因为你跳楼了。”

“所以?”霍云琛挑眉,事不关己的问她。

筠心尽可能的忽视掉他的恶劣态度,“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她,请你跟她说清楚,不要给她任何奢望的机会!”

霍云琛听完她的话,‘嗤’的一声就笑了。

那笑,冰凉而讥诮,分毫不达及眼底。

他一步走上前来,逼近筠心,居高临下的觑着她。

好笑的说道:“她喜不喜欢我,这是她的事情,与你有干系?还有,秦小姐,我霍云琛只是个医生,还不具备主宰别人心脏的能力!你的忙,我帮不上。”

他说完,转身,领着那帮医生,头亦不回的离开。

他走了,身边却仿佛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当你喜欢一个人时,他的身上就会有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特殊味道。

而偏偏,留在筠心身边的就是这股特别的余味,弥漫在她的心里,久久散不去。

妹妹住院以后,筠心就更忙了。

一整天都在住院部呆着,上午陪妹妹,下午陪儿子。

“姐,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到底觉得人家霍医生怎么样啊?”秦晓纯躺在床上一边吃橙子,一边问秦筠心。

筠心剥橙子的手,僵了一秒。

“什么怎么样?”她的态度冷冷淡淡的。

“就是做你妹夫怎么样啊。”

筠心抬起头来,看着有些天真的妹妹,“不怎么样。”

“姐……”秦晓纯不快的嘟起了嘴。

“咚咚咚——”

倏尔,病房门被敲响,就见霍云琛迈着修长的双腿,从外面走了进来。

金色的阳光从他的身后方洒进来,投下一抹孑然的影子。

“霍医生,你来啦。”

一见霍云琛,秦晓纯刚还不快的脸蛋上瞬间展开了笑容。

霍云琛面无表情的朝床上的秦晓纯走了过去,视线分毫也没有落在侧旁的筠心身上。

“今天感觉怎么样?”

他拿起秦晓纯的检查表,快速的浏览了一番。

“也就那样,没觉得好太多。”秦晓纯扶着头,佯装不舒服。

霍云琛细长的黑眸扫了她一眼,将检查表搁了回去。

“你的脑部已经没有大碍了,下午我会帮你直接转到骨科刘医生手里去。”

“啊?”秦晓纯一惊。

自己这才在脑外科呆了几天啊,还没来得及跟他表白呢!

“霍医生,可是我现在还很不舒服,我不……”

“秦晓纯。”

霍云琛将她的话凉凉的打断开来,“我们脑外科的每一张床位都非常矜贵,而且每一张床都是用来救死扶伤的。”

“可是,我……”秦晓纯委屈的想要辩解。

“听说你喜欢我?”霍云琛突然转了个话题。

筠心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说什么。

未完

霍云琛恨秦筠心,却又对她的身体上了瘾。

上一秒,他和她欲仙欲死,下一秒,他又用最刻薄的话羞辱她。

霍云琛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四年前分开的真相?小向阳的病能治愈吗?他什么时候会与霍云琛相认?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信息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