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17024501号-2
> 丰胸

成都市新津县惊现强拆犯罪(新进展12月8日)

  我名叫杜若新,是一名退休工人,退休后回到成都市新津县新平镇。我爱人白寿清,40年多党龄、30多年村干部、1995年的县党代表,是多年的先进党干部。2017年11月19日上午,村上开会后,下午就胆大妄为地强拆了我家和晏火全(退伍军人,有2次战功)家的房子,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野蛮的推土机将我家及房顶上的国旗推倒,国旗倒在我家的废墟中(有照片为证)。被推倒的家是我和爱人经历了10多年,2次重建(草房重建半砖台,半砖台重建为带阁楼的全砖结构的房子,经历2008年的大地震而无半点损伤),第2次重建还是分2次完成的,花费了我们无数的心血,带给我们无尽的欢乐,这个房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承载了我们一家30多年的酸甜苦辣。我们报案、投诉半月后仍无响应,(而犯罪分子仍旧嚣张狂妄,还正准备强拆其村民家。补充最新事情进展:在70-80人(群众)的围而不攻的声势下,10多天后,据说另外3家拆迁户签字了。)我现在已年满80,还要照顾被拆迁办气的脑出血,瘫痪在床的爱人,我已经等近20天的时间,至今无人理会。我有好多不明白,想问一下网上精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1.是谁在犯罪?一是国家宪法(第13条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和物权法(第66条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拆迁办就可以随意践踏?我家(由于我家要求拍摄立案申请的内容,派出所不同意,我家未签字。)和晏火全(退伍军人,有2次战功)家都在第2天就在派出所报案,且我家在第3天在12345市长邮箱投诉。至今2家都没有收到立案通知书。二是将国旗(五星红旗)推倒在我家的废墟中,而任其不管,不构成侮辱国旗罪了吗?说实在,对于他们的犯罪行为,直接摧毁我的三观。我都不敢相信他们居然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地犯罪!!新津县离四川省会才40公里,是谁给了他们藐视法律的胆子?群众干的?
  补充:市长邮箱是摆设吗?我家和其他拆迁户一样,通过电话12345市长热线投诉过很多次,我家还多次投诉到市长邮箱(详见附件)。结果一点用也没有,就好像被层层转发到乡镇,乡镇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也能通过,都不知道市长秘书看过没有,真是悲催。我家投诉的强拆已经转到新津县新平镇快20天。
  补充(新增): 11月21日的市长邮箱的投诉在12月7日终于被回复了。我非常不满意,我不知道成都市有没有复核程序,如果有,不知道市长邮箱是否满意?今天我也回复表达了我的不满意。一是对犯罪行为只字不提,“沉默是金”。二是断电也沉默无语?三是将恶臭的淤泥倒放在我家外出的道路两旁,不算断路行为?要不是我家到环保局和市长邮箱投诉,甚至不会挖土草草掩盖和清理道路上的臭淤泥。淤泥今仍在,污染今仍在,不知谁受害!四是“整组搬迁整组购买社保”,将我家的搬迁和整组的社保捆绑,这不算挑起群众斗群众?五是,村干部若干人多次在上班时间到我儿子单位真心诚意谈拆迁?被我儿子警告后,仍又去了2次。这不是骚扰?心知肚明的事情有这样说瞎话的?谁不清楚这是惯用的手段?
  3.党中央的文件精神对老百姓非常好,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增加农民财产收益。为什么中、下层机构执行起来却相差那么大呢?(有的甚至背道而驰!)比如,2016年11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遵循及时合理补偿原则,完善国家补偿制度,进一步明确补偿的范围、形式和标准,给予被征收征用者公平合理补偿。。……农民利益不受损的底线,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落实承包地、宅基地、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用益物权,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增加农民财产收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90号第二十七条 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第三十一条 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类似的文件还有很多。为什么现实是拆迁办却无法无天,非法(流程不合法)征地、暴力、恐吓、欺骗、耍无赖骚扰、停电、断路,手段耍尽,洋相百出,而且还暗箱操作、不公平、不公正、补偿过低。而传说对村干部的拆迁补偿却是很高。最后还敢于犯罪,不得不服,传说中央巡视组都不管不了。
  4.地方的法律及法规能超越或对抗宪法和物权法、民法通则吗?
  党中央多次要求依法治国,而且十九大更是将依法治国提到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党中央国务院多次要求地方政府清理违法宪法的地方法规,明显和宪法冲突的《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同意成都市征地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的批复(川府函[2012]99号)》成了拆迁办的法宝。请问2012年的新津县的房屋重置价为每平方500至700元,是市场价格吗?又是哪些专家给出的评估价格?我记得当时想买的小产权房子的价格都是每平方米2500元左右。荒唐,更为荒唐的是一直到2017年都不出新标准,仍然按这个执行,现在新津的房价都在每平方米8000元左右了。用你们指定每平方500至700元来强买强卖、和抢劫有什么区别?
  对照宪法 “第十三条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强买强卖是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我家(有权人,目前是我和爱人)有签字吗?是什么公共利益要拆迁我家?有补偿吗?
  对照大法《物权法》“第四条 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
  对照大法《民法通则》“第四条 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等价有偿了吗?
  5.是谁在要天价?是谁在贪得无厌?新津不久前卖了一个地皮,一亩1295万元,我家至少有3.5亩的使用权,每亩价格最少800万,总价2800万。我家247平方米,加上80多平方米的阁楼,还有前院近100平方米,宅基地面积半亩左右。仅宅基地就价值400万左右,按新津房屋均价,房屋价值就应该260万左右,而我家才要求350万的补偿。你们用350万换取2800万的利益,还说我们要天价,要不要脸?为什么同样的房子,城里的房子可以获得2-3倍价值的补偿?而农村的房子(也是有产权的,而且宅基地具有永久使用权的)连本身的价值都不能得到赔偿?城里的房子,为什么不按人头赔偿?
  6.三十多年党龄的原党代表白寿清和有二次战功的退伍军人晏火全受到侵害,就没人理了?拆迁办停了我家和晏火全的电,逼得我爱人出院后无家可归,逼晏火全流浪在外。晏火全还惨遭村长毒打,被一拳打掉3个牙齿。如今,他们的家园被毁,上下一致,各方沉默?
  补充(新增):至2017年12月8日,已经近20天了,没有任何人联系我。我爱人为党辛勤工作了30多年,曾为县党代表,也算是于党有些许功劳。晏火全曾经不惜生命,全保家卫国,荣立战功2次,也算是有功于国。但他们却不断地被人断电、阻路、骚扰、欺骗和激怒(白被气得脑出血,晏被毒打),泱泱文明大国不能保护曾经为他奉献青春和生命的党代表和战功军人?我爱人曾经说,如果真有人敢犯罪强拆我的房子,她就xx了。现在,家园被毁,我家和晏火全大量的家具和家电都未搬出,甚至还有很多私人的珍贵物品。比如,晏火全的军功章和战争纪念品。我爱人被气的脑出血瘫痪在床,我都不敢和她说我家房子被强拆的事情,说了后果不堪设想!!
  7(新增).法律有用吗?在我家的房屋未被强拆前,我家早已经和北京、成都的律师谈过,并且有比较中意的律师,在恰当的时候会代表我家打官司。但是当强拆犯罪在光天化日下公开实施时,国旗(五星红旗)被推倒在埋废墟中而无人问津时,法律也在我心中打折了。拆迁办根本就不怕法律,他们就是法律,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而我们只要有一点不当(甚至感觉你妨碍司法),马上就被传唤(或被抓)到派出所。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守法公民却要胆战心惊、如履薄冰。有时候我想,如果法律能被尊重,维稳的压力有那么大吗?谁是不稳定的因素?
  8.(新增)我的出路在哪里?强拆犯罪已经发生20天了,各方沉默。市长邮箱的投诉,也算是从市级机构到镇级机构都已经信访了。我想去北京上访,但是我年满80,还要和保姆一起照顾我的爱人,无法实现。但是我在想,违法犯罪都没有人管,我这张老脸还要来干什么?省、市委的大院门口总可以去走走、举一举牌。实在不行,喝点酒壮壮胆,到美国领事馆门口去举一举牌。实在不行,就推着我的曾党代表爱人在清水河大桥上举一举牌子,被逼急,跳河也是一种选择。
  9.(新增)我的诉求是什么?我希望我国更加强大,更加文明,国家文明了,才能让我们平民百姓有尊重地活着。宪法、法律必须受到尊重和彰显,合法公民的权利也必须受到尊重。一是严惩犯罪分子。二是恢复我家,那是受宪法保护的我的私人财产。三是获得合理合法的赔偿。最后,再谈拆迁事宜。
  10.我还有很多要问,不断地补充和问下去,想知道事情的进展和我的问,请支持和转发,并帮忙出出主意,谢谢!!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信息评论
热门推荐